最新公告:     海峡阅读网投稿事宜  [admin  2009年11月7日]        
 海峡阅读网 > 天下父母 > 正文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更多内容
可怜天下父母心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可怜天下父母心
作者:独傲 文章来源:散文网 点击数:1558 更新时间:2014-1-20 2:35:44

    小时候,总是希望自己快快的长大,总是希望自己快快的成家和立业。然后,好好的做一个世界上最称职最伟大的父亲。可是,真到了自己的头上,长大结婚生子后才终于明白过来,做父亲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做一个好父亲那更是难上加难。完全可以用呕心沥血,风雨兼程这八个字来形容和概括。这不,日日夜夜不停的奔波和劳累,辛辛苦苦赚的那一点点的有限的钱,一分一角的都要精打细算,为家庭安排到位。否则,手中的那点积蓄,是永远不够花的。
    小时候,家里的日子是很清苦的。家住农村的我父母亲的负担,应该说是相当的沉重。那个时候,年成很不好,天也老是干旱,加之我们姐弟四人又相隔只有两岁多:整天的要吃要穿要长大。能吃啊!在那没有油水的艰难岁月,人尽管面黄肌瘦,但肚子特别的能吃。一个小孩,居然一餐也能吃几碗。而刚靠一点点工分为之全家生计的父母亲,常常累得筋疲力尽,苦不堪言。因此,我们家就让我们姐弟四人,年年吃成了队里的超支户。真难呀!在父母亲的眼中的日子,是一日还比一日盼,一年更比一年愁。盼的是我们快快的长大,而愁的是钱确实不知道从哪里来。这不,到了我们姐弟四人同时上学后,本来就很难为之的父亲,又几乎整天的为我们的书籍费枯皱眉,操碎心,愁断肠。尽管书籍费每人只要三两块钱一期,可对于工价只合到两毛钱一天的父亲来说,那上十元钱一期的书籍费,无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,更何况一年还有两期?心痛啊!身强体壮我亲爱的父亲,就是这样长年累月累垮的。
    在我的印象中,母亲也是特辛苦。红肿的手除白天里外忙活外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很多的夜晚,都是不能停歇的。这不,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母亲要缝衣服,改衣服,还要做全家六个人穿的千层底布鞋。就这样,母亲的身影,几乎大部分的晚上,都与煤油灯为伴。
    也真是!那个年代我们穿在身上的衣服,补丁加补丁那是很自然的不用说。因为,不管衣服有多旧有多破,但布料始终不能浪费。还记得母亲那时是这样安排的:老大穿不了的改给老二穿,老二穿不了的又改让老三穿。直到衣服怎么也改不了,那才选一个大太阳的天。卸一张门板摆在当阳的地方,熬一锅米汤,把破破烂烂的布全部的沾上米汤。然后,母亲的手就一小块一小块的在门板上沾连起来,成一个整体的晒干。晒干扯下来后,就成了乡下所说的千层底了。于是,母亲就那用千层底,做成了我们全家穿在脚上的布鞋。到如今,整整的几十年过去了,而我的脑海还始终浮现母亲在冬天里纳鞋时,那双手裂开了的一条条的深深的沟痕。回想起辛酸的一桩桩的往事,回想起辛苦了一辈子早已经作古的父亲,再看看我的已经差不多八十岁的老娘,他们那时的付出,终于让我成家后才明白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这句话的深刻含义。
    是呀!谁都要长大,谁都要做父母,这是人类繁衍生存的规律。然而,为人之父母,就要整天的和油盐酱醋打交道,就要每日的和人情世故攀高低。我们看看现在的社会:面对孩子们成长期间庞大费用的开支,面对一点点小病,医院就能开出如同天方夜谭的药费,面对一小把小菜,市场就能够买到好几元钱的闹剧,人又岂能不累得心力交瘁?钱一天比一天的难赚,消费一天比一天的提高。囊中羞涩不惑之年的我,终于明白了做父亲,居然是那样的举步艰难。面对现实,是如此的不堪一击。对比起自己小时候的思维,对比起自己成长时对父母亲的责怪。想想?也真是太荒唐太幼稚和太可笑了。
    我不能说是一个好儿子,一个好丈夫。因为,已经四十多岁的我终究两袖清风,一事无成。然而,我可以自豪的大声的说,我绝对是一个百里挑一,甚至是万里挑一的好父亲。

    还记得当兵回家的我,在介绍人的无意凑合下,也算是选中了自己心目中喜欢的老婆吧。于是,我们就有了自己喜欢的第一个女儿。正当大女儿两岁还喜欢大喊大哭老让我抱着摇着的时候,年轻的老婆居然肚子又大了。还是经过整整十个月的怀胎,老婆终于又生下了我们的第二个女儿。二胎也是女儿,在农村这是可不得了事。所以,受封建残余思想的影响,我老婆说,自己一定要生一个传宗接待能够挑担的男孩,免得将来我们老了没人负担。想法固然可以理解,但问题就跟着来了。如果要生男孩的话?那就面临着我家老二或者后来出世的老三老四,都要被送给别人家抱养的悲剧。我能同意吗?要知道,刚出世的小孩送别人家,是非常凄惨的。这不,生下来的女孩连头到脚用布包着,就偷偷的被送到远处,丢在别人家的大门口,那是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的。碰上好心的人还能够收养或送孤儿院,不好的那就搞不好连命都丢掉。扯蛋?我才不管女儿不女儿,我才不管传宗不传宗?我只知道我自己亲生的骨肉,怎么能送到别人家?我只知道我的女儿,就是我的宝贝和心头肉!父母亲的开明加上我的坚持,妻子只好无奈的做了结扎手术。
    说来也真有意思,一对相隔两岁的女儿,就好像根本不是同一娘所生。这不,大女儿自生下来后,就特别的喜欢大哭和大叫。那惊天动地的哭声,总能够坚持好几个小时。以至于她的洪亮的声音一响,她的爷爷奶奶准要用手捂着耳朵的躲开,而我也只好抱着她不停的闲游和到处逛荡。再说,大女儿还有一个特大的毛病,那就是睡觉时一定要睡摇篮。睡摇篮后的她,还非得要人用手不停的摇。要摇我就摇罢,这还不好说,是吧!可最让我哭笑不得的,我手不停摇动的同时,居然还要我的嘴吧不停的唱儿歌。每次只有这样,她才能安心的入眠。她太能胡闹,没有三两个小时的摇唱,她是绝对不肯罢休的。而我的二女儿呢?恰恰完全的相反,从来不哭也不闹,只要有吃就行了。说也奇怪,老二来到这个世界上,好像睡觉就是她来人世间最美的事情了。这不,常常边吃东西的同时,人就边睡着了。以至于睡着的时候,满嘴还含着已经在吃的东西。
    在一双女儿依依呀呀的言语中,尽管事情繁琐,我和妻子也还是感到无比的快乐和欣慰。看着一对漂亮的女儿,在我们的精心呵护下成长起来,我们又是由衷的高兴和自豪。其实,说实在的,对于女儿,妻子比我严厉多了。小时候女儿失手打坏了东西,或者是闯了什么其他的小‘祸’,妻子总要大声的呵斥,严重的时候甚至还要打骂【女儿的学习成绩从不要我们操心】。而我总是护着女儿对妻子说:“打什么打?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她们又不是故意的,打得好,痛快。”以至于明白事理的女儿,每次当着她妈妈的面,总是眼泪巴巴的唱她改编的‘世上只有爸爸好’这首歌。
    也确实,对我来说,女儿俩从小到现在已经长大上大学了,我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让她们难听的话,那就更不用说是打和骂了。还记得那个时候,由于农村的家境贫寒,家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买玩具。于是,我的后背就永远是女儿们最好最理想的运动玩具。一到晚上吃完饭后,她们两人准时就大声嚷嚷的喊着“爸爸做马了”。要不,就是我拿着笛子,吹我教给她们两个人都抢着唱的儿歌了。也还记得上高中和上初中的女儿,在学校放暑假的时候整天闹着,要我告诉她们怎样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
    海峡阅读网

    主办单位:福建省阅读学会

    凡作者所赐、会员推荐及本网站从各种报刊杂志转载之文章,其著作权、版权均归作者及出版者所有
    投稿邮箱:
    cxb9999@139.com

    海峡阅读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福州文化传媒

    信息产业部备案
    闽ICP备09046259号